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卢昊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卢昊访谈“复制的记忆”

2009-10-14 17:58:28 来源:雅昌艺术网广东站作者:
A-A+

  问:能具体讲讲您构思“复制的记忆”这件作品的过程吗?

  卢:复制九城门起初是按照北京城市规划委员会重新复制永定门的想法做的。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在考古学这么发达的时候,居然能够把这么重要的人类文明都毁掉了!我觉得所有这些正在被复制的古城门都应该用有机玻璃来复制才有意思。我原来跟策展人黄专谈过,我的作品要做一个灯箱,按比例大概是10平方米左右,放有老北京的地图,原来构想大规模复制九城门,但是已经不可能,投资太大。后来我的方案就是用有机玻璃来实现这个作品,下面是一个灯箱,做的是北京地区的一个老地图,在这个基础上放置九个城门。这件作品也有“国家遗产”的意味。

  问:您是按照什么样的比例来复制九城门?

  卢:应该是1:300或1:500吧,太大了做不了。

  问:为什么选择有机玻璃?

  卢:对于北京的主题,我觉得选有机玻璃挺有意思。它界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用透明的有机玻璃来做有一种虚拟的概念。而且这种透明的有机玻璃化学材料,本身有现代感,它不同于青铜、铁,不同于雕塑手法的其它材质,我对这种化学材质的现代感很有兴趣。

  问:重新复制永定门是已经下了文件的吗?您是如何看待这种复原的?

  卢:没有下文件,是象征性的。永定门的城楼在原有的遗址上复原了,就是说在永定门的遗址上重新建了一个新的楼,我觉得这挺荒唐的,有点像琉璃厂,实际上是一个假文物,已经跟“文物”没有什么关系了。北京内城九门比较有代表性,这也是我复制它们的一个理由,多了我也复制不了,条件有限。

  其实这个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当时开车经过那看到一个复原了的永定门,很惊讶。但我觉得其它几个城门的复原就不太可能。这种复原就是造假古董,有什么意义呢?它无法给我们传递原有的信息和符号,就像我们去挖一个古墓,一开始我们为了保存它,就很小心翼翼地去找,因为这些东西是无法再生的,而且这些东西被破坏了以后,它传达的信息并不准确。但是如果我们把这整个东西都填平了炸塌了以后,再按照以前的设想重新盖一个古墓,这没有任何意义。它除了变新了,变成一个好看的景观之外没有什么了。

  我去过梵蒂冈,当时去的时候我不是去那些旅游的景点,我有一朋友在意大利工作,他的工作就是每天在梵蒂冈里面修复这些古壁画,在这些壁画上面打上网格地在修复,修复一幅壁画有可能就三、四年的时间。

  我觉得修复跟造假还是不一样的,就好像一个人生病了,他需要板蓝根,但没找到板蓝根,找到感冒冲剂,也可以,区别取决于一开始的态度。比如现在如果九个城门都还保存着,但房梁塌了,我们找一些梁、柱子对它进行修复,跟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部推倒了重新再盖,不是一个概念。其实现在的天安门也是新的,老的天安门比现在这个小,它是已经扩大了,但原来的地基之类的都没动,就只是修复了一下,这就还是不一样。所以如果我们喜欢老爷车,我们不断地在修理它,这车还在,就传递了一个符号给别人,但如果我们把这车整个儿往河里面仍,找一个类似的零件安装在现在的车上,那就不叫老爷车了,那没有任何意义,现在很多婚纱车也在摆这种车,但那也不是老爷车,从出厂的时候,这个车上面的配件所经历的年代跟这个车没有关系。

  问:目前北京内城九门的状况怎样?

  卢:城门和城墙几乎都拆了。北京内城九门(德盛门、安定门、西直门、阜城门、东直门、朝阳门、宣武门、正阳门、崇文门)只有正阳门(前门)保留,崇文门、德盛门保留的只是箭楼而非城门。我觉得只有在二战德国被炸毁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情况,我挺“佩服”中国人的……其实按我的想法,我想在北京九个城门的地方用有机玻璃装起城门城墙――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问:您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拆这九个城门的吗?

  卢:据我所知,是1949年以后拆的,1949年以后北京要改变城市格局,当时在50年代有一些建筑专家和规划专家讨论过这样的问题,他们提议在北京的西边再建一个新城,而保持老城的原有不动,在那基础上再盖一个新城,当然,这个东西肯定会受限制,因为当时刚刚建国没有钱,而且天安门广场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广场。碰到这样的矛盾,通常是文化给政治让步,所以就拆掉了这些老城门,拆掉了天安门里面的一部分,保存了天安门的另一部分,然后把北京的很多城墙都给拆了。听说当时拆这些城墙的时候,梁思成哭了,还上去给人下跪了,说千万别拆这些东西……我觉得中国应该为梁思成和马寅初这样的人立铜像,那是多么了不起的人,他们面对政治压力的时候,仍然在做良心让他们做的事情,这种人现在太少了。如果保留这些东西,那很难说北京跟罗马比怎样?

  问:能具体讲讲您研究九城门的情况吗?

  卢:我找过九城门的设计图纸之类的,我原来以为九个城楼的结构有差别,后来发现它们的外形结构都一样,当然功能是不一样的。

  我找了很多资料,从去年就搜集完了。先把建筑的大概结构、比例了解了。现在获取资料比较容易,城门的古建队、古建公司都会提供的,网上也可以查到很多资料。

  问:复制九城门延续了您一直以来创作的关注点吗?

  卢:我基本上是以北京的建筑为创作题材。我觉得我是一个北京籍的艺术家,对于北京城市的成长变化,我觉得我有发言权,如果去了别的地方,我就觉得起码我不比当地人有发言权,所以到现在,除了北京,我对中国的其它城市都不感兴趣。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围绕着北京的胡同、我的邻居、我周围发生的事情,我对周围和我生活有关的东西感兴趣。有人说我是一个北京的“土著艺术家”,我觉得这是对我特大的赞扬,我特怕别人说我是一个“国际艺术家”,这挺可笑的,我觉得我就是一土著艺术家,或者是一个民间艺术家。

  问:能否讲讲您创作这件作品的想法?

  卢:我觉得艺术家要说的话,全都在他的作品里面说了,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作品呈现出来,至于这个作品呈现的方式是什么,我觉得是在它展出之后大家就明白了,但是让我来叙述自己的观念,我只能说我是对北京这些年来,大规模地城市改造,现代化建设,这种连根拔起的状况让我很惋惜,因为这里面,不光是一个建筑消失了,人的生活习惯,老的建筑里面发生过的故事,北京的一些城市特点,全随着消失了。

  除了颐和园,故宫――故宫还是拆了一部分,现在里面盖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梁柱也都残破了。我们通常看国外的公园,会觉得那是一个特别安静和舒适的环境,但我惊奇的是我们的国家把公园变成一个超级市场了,你一进去会有特别喧哗的感觉。我小时候看过的颐和园的长廊,没有几个人,只有一些在看长廊的画和讲解画的人。公园应该是一个让人休息的地方,但在北京现在基本上找不到这样的地方。

  我觉得可能也只有艺术家能做这个工作,因为艺术家跟民工差不多,都是一弱势群体,艺术家的作品除非有参加展览被人关注以外,已经没有任何人管,除了个别靠新闻做作品的艺术家以外,大部分人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我情绪的流露,只能在我的作品里面体现。

1 2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卢昊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